2020.04.15
农夫山泉与京华时报"论战"升级 专家称两败俱伤

农夫山泉与京华时报"论战"升级 专家称两败俱伤

 今天

    中新網杭州5月8日電(記者徐樂靜 實習生邵思翊) 農夫山泉與《京華時報》在"互掐"近一個月後,農夫山泉6日在北京召開新聞發佈會,董事長鐘睒睒同《京華時報》記者現場展開瞭激烈的交鋒式對話,雙方8問8答,類似辯論,事件的升級引發社會各界廣泛關註。

    有專傢認為,目前最好的方法是農夫山泉與《京華時報》能夠冷靜下來,以理智來解決問題,否則將是兩敗俱傷。

    今年4月10日,《京華時報》報道:《農夫山泉被指標準不如自來水》一文後,農夫山泉隨即陷入"標準門",迅速引起社會各界關註。農夫山泉通過官方微博回應稱,其產品品質遠高於現在任何相關的國傢、行業和地方標準。

    由此,農夫山泉和《京華時報》之間開始瞭一場持續近一個月"口水戰".

    在此過程中,《京華時報》發佈多篇稿件曝光農夫山泉標準問題,如《中國民族衛生協會健康飲水專業委員會確認農夫山泉標準低於自來水》、《10位專傢聯名敦促農夫實行更高標準》、《北京桶裝水銷售協會發通知,建議下架農夫山泉桶裝水》……

    另外,《京華時報》還發表評論《標準面前誰也跑不掉》;4月19日,《京華時報》還聲明,譴責農夫山泉打壓媒體責任。

    對於這些報道,農夫山泉也是全力"回擊".先稱:農夫山泉稱品質優於自來水,是競爭對手華潤怡寶搞鬼;又說:(京華時報)拿整套標準中的幾個指標就判定標準高低,不僅無知,而且強詞奪理,使消費者迷失方向;4月15日回應直至《京華時報》報道置事實於不顧、顛倒黑白;最後一次微博回應:為瞭洗刷冤情,為瞭自救,不得不將企業機密公佈於眾,這完全是被《京華時報》、華潤怡寶所逼迫。

    雙方的"論戰"在6日當天達到一個高峰。在當天的新聞發佈會上,農夫山泉董事長鐘睒睒與《京華時報》記者"你來我往"8問8答辯論,場面十分激烈。

    最後,鐘睒睒對此次沖突總結:《京華時報》開辟瞭一傢媒體批評一個企業的新聞紀錄;

    而《京華時報》7日上午在官方微博上回應,農夫山泉在全國十多個省市,數十個渠道,刊登超過120個版面含有謾罵《京華時報》內容的公告,時間跨度之長,史所罕見,中外罕見。

    截至5月9日下午3時,新浪微博平臺上輸入"農夫山泉"四字出現的相關微博有31萬多條;新浪微博單條轉發量最高為18182次。

    面對農夫山泉和《京華時報》之間的激戰,各路專傢們也是口水四濺。

    同為媒體人的大V"芊秋"(華商晨報記者、環保志願者)認為,很多報紙都用整版刊發瞭農夫山泉與《京華時報》的對壘,無論事件的真相如何,都是一種進步,這是輿論監督與市場的博弈,這種博弈越多,越有利於市場健康發展。

    在知名網絡評論人"五嶽散人"看來,這場沖突是一次雙方皆輸的事件,京華時報的報道顯得不專業、蠻橫;而農夫山泉也采取瞭不加掩飾的水軍戰術,讓人失去瞭對它的同情。他認為,這一事件原本可以良性互動,最終拷問中國的食品安全、質量管控體系的混亂,結果卻成瞭一場鬧劇。

    《環球時報》發表評論,《京華時報》同農夫山泉的"戰爭"打得轟轟烈烈,事情已經離開瞭最初關於飲用水標準的辯論,成為雙方押上各自名譽的"賭博".

   免費國產黃頁不收費; 評論說,對媒體和食品企業而言,公信力都是安身立命之本。為此,雙方從最初的交手逐漸升級為誓把對方公信力打倒,以此捍衛自己名譽的決鬥,不惜投入大量版面、財力。而出現這一局面的根源是中國經濟和社會秩序駕馭不瞭爭議,致使良性摩擦很容易轉變成惡性對抗。

    新華每日電訊發表評論指出,農夫山泉"標準門"事件,也給其他飲用水甚至其他飲料、其他商品生產者提瞭個醒:在質量標準上決不能含糊和掉以輕心。媒體對此事件的報道,社會大眾的關註,是對食品安全的熱切呼喚。這將會促進出臺權威一統的質量標準,變成整個行業規范化的一件好事。

    中國國際公關協會學術委員會委員、浙江省公共關系協會副會長兼學術委員會副主任、浙江傳媒學院教授馬志強認為,盡管農夫山泉董事長有媒體從業經歷,但其對媒體地位認識不夠清晰,在這次事件中表現出風度不足,與同行、媒體發生直接沖突,這些都是危機公關的致命傷。

    馬志強建議,就目前的形勢而言,對農夫山泉和《京華時報》來說,最好的辦法是冷靜下來,以理智的態度進行和解,"否則就是兩敗俱傷".

    中國公共關系協會常務理事、浙江省公共關系協會副會長兼學術委員會主任、浙江工業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張雷卻有不同看法。他認為,由於外界作為旁觀者,並不清楚農夫山泉的真正意圖,這或許是農夫山泉進行的一次具有爭議性的公關活動。"隻要把風險控制在可控的范圍內,防止負面影響過大,而這比廣告的效果要好的多。"

    張雷表示,爭議性公關曾在歷史上有不少成功案例,盡管外界認為農夫山泉危機公關手段不夠高明,但這或許正是農夫山泉高明之處。農夫山泉曾出現過很多爭議性的事件,但最終在競爭中獲勝,成為行業內的銷售冠軍。

    張雷還認為,通過農夫山泉和媒體的沖突,也有利於公眾健康教育知識的普及。對行業而言,一些企業可能在爭議中突出重圍,進一步細分市場,提高關註度。

    浙江電臺音樂調頻主持人魯瑾參加瞭當天的新聞發佈會,並分別對農夫山泉和《京華時報》提瞭一個問題。7日晚,她發佈評論:"不少評論指日韓歐美一中文字暮精品向農夫公關水平低亞洲色一色嚕一嚕嚕嚕 ,我認為這不是核心。我們不能希望一個國傢的秩序靠公關來維護,無論企業還是個人,都有權獲得公平的法制和媒體環境,而政府在這場較量中卻曖昧缺席。"

    8日,微博中還流傳著一個段子描述瞭這次沖突:"農夫山泉一直是個成績優秀的孩子,雖然浙江省的及格線隻有60分,全國統考及格線隻有50分,但他每次都考90分。後來國傢及格線提高到70分,浙江的及格線不變,這時北京的一孩子說,你們浙江的及格線比國傢的及格線低很多,你是差生。農夫山泉很生氣,斷然決定不再去北京上學瞭。"